中新社太原6月28日电 题:挚友郭凤莲追忆申纪兰:她是一个纯粹的女性精英

  中新社记者 李新锁

  28日凌晨,中国唯一一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、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申纪兰因病逝世,这位来自山西农村的女性就此成为历史人物。

  28日清晨,昔阳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正在自家门前浇灌树苗,突然接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悦娥的电话:“申大姐不在了!”

  “电话两头,我和李悦娥两人失声痛哭。”郭凤莲说,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,我和申大姐交往数十年,情同手足。挂掉电话后,申大姐的音容笑貌总在眼前浮现。

  作为朋友,郭凤莲认为,申纪兰是一个纯粹的、有良知的女性精英。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同为山西农村杰出女性代表的申纪兰和郭凤莲先后登上政治舞台,亲密交往数十载。

  1969年,同为山西籍全国人大代表的申、郭二人赴京参加新中国成立20周年庆祝活动。“我们同住一屋,枕头挨着枕头,被窝挨着被窝。”郭凤莲说,当年20多岁的她挨着申大姐聊到大半夜。二人同吃同住十余天,由此奠定一生的友谊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申、郭二人一起到山西偏关参观黄河水利枢纽工程。夜间休息时,申纪兰把棉裤压在被子上御寒。同住一室的郭凤莲发现,申纪兰棉裤里的棉絮已滚成一团,早已不能防寒保暖。彼时,“二次创业”的大寨村上马了羊毛衫厂。返回大寨后,郭凤莲专程跑到200余公里外的平顺西沟村给申纪兰送绒裤。

  2003年,她们一起赴京参加全国两会。到达北京站时,其他两位代表尚未返回车厢,74岁的申纪兰主动帮忙搬运行李。

  “和申大姐交往几十年,她的很多细节、举动对我影响深远。”郭凤莲说,前些年全国两会期间,逢上“三八”妇女节,女代表们总会聚在一起唱唱跳跳,已是七八十岁高龄的申大姐从不推辞。

  和公众印象中一身板正的形象不同,郭凤莲透露,“申大姐喜欢唱歌剧《白毛女》选段《北风吹》,还有歌剧《小二黑结婚》”,甚至在参加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,“她还穿上了裙子”。如今,“我们再也听不到她的歌声”。

  平日里,申纪兰和郭凤莲以姐妹相称。每逢出席重要会议、活动时,二人总是同吃同住,携手步入会场。2020年1月,山西两会期间,因为疾病,申纪兰罕见地缺席会议。“往年我们都是比邻而坐,今年只有我孤零零一人,心里像缺了什么。”郭凤莲说。

  在郭凤莲看来,申纪兰没有读过多少书,也没有什么学历,但她的为人处世可圈可点,“吕端大事不糊涂”。她对物质所需极少,衣食住行都很简单。她亲身经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,因此对党和国家的忠诚发自内心。

  作为申纪兰的亲密朋友,郭凤莲说,“申大姐是人不是神”。她和大众一样,有说有笑、有唱有跳。在平顺县西沟村,她和村民促膝交谈,征求意见;对于外来参观、学习者,只要时间、精力允许,她会亲自接待;对于外地到访的反映问题者,她也是辗转帮助解决。

  6月21日,郭凤莲赶到山西长治探望申纪兰。彼时,申纪兰已病重多时,水米不进。而一个月前,在从山西太原去往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高铁上,二人还戴着口罩合影留念。

  念及过往种种,郭凤莲感慨,伴随着时代的风风雨雨,大家都在往前走。“当你深入认识一个人的时候,她却快要走了。”

  得知申纪兰逝世的消息,大寨人在微信上评价说,“老太太奋斗了一辈子”。(完)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